當前位置:首頁 > 小城故事 > 正文內容

虛擬貨幣圈要完蛋了嗎?我退掉了200個幣圈微信群

2018-09-01 | 分類:小城故事 | 評論:0人 | 瀏覽:4,122次

高傭聯盟優惠券 牛幫懸賞賺錢 應用試客蘋果賺

小新問我:“幣圈要完蛋了嗎?”?我也不止一次的這樣問自己。

如果時間倒回到2013年,我會和小新一樣迷茫且不知所措,但是今天的我再也不會顧影自憐,彷徨無措。

小新,東北人

22歲,180左右的身高,有型有貌,血液里流淌的也是東北人的豪情,小新在學校里學的是播音主持,四年專業訓練也沒矯正他平時說話的的東北口音。

我想,鄉音未改,是小新內心還眷戀著家鄉的味道,不忍割舍

小新一開口,東北人的幽默感就噴薄欲出。

“王哥,這可咋整?你看我這情況還有希望么?”他苦哈哈的問我。

小新今年6月份畢業,四月份就入職公司,幣齡8個月,損失慘重,無顏見東北父老。回憶起這幾個月的炒幣生涯。

小新開玩笑的說:“炒幣可真燒錢,比我上四年大學還貴”。

其實小新不知,這幾個月的慘痛經歷會比4年大學更加讓他成長,22歲,正是年及弱冠,滿志躊躇的歲月,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傾其所有換取這10年的青春年華。

剛剛大學畢業,還沒有多少積蓄的大男孩,他和大多數人一樣,唯一的愿望就是盡快回本,至于未來幣圈會怎么發展,他管不了那么多。

我能理解小新的感受,因為2013年初入幣圈的我,也是如此,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推薦:

現在做什么行業賺錢?花唄自動回款碼讓你月賺萬元

怎么能快速賺錢?網絡上快速賺錢的方法分享

01,這里簡直就是天堂

小新第一次接觸虛擬貨幣,是2017年12月。平日里習慣在知乎上灌水的小新,后知后覺地發現,一夜之間全知乎的大V都在談數字貨幣。

而且這玩意每天也是漲勢洶洶,多則200個點,少則幾十個點。“簡直就是日進斗金,印鈔票都沒有這么快!”小新手舞足蹈的說。

但是同時他坦言,自己第一次接觸,不敢買,害怕是傳銷。雖然心里無數次假設投10w進去,沒幾天就能提輛帕薩特了,但始終沒有動作。

就這樣,轉眼到了2017年年底,虛擬幣每天不漲十個點就覺得不正常。讓股民瘋狂的漲停板,在幣圈就跟玩的一樣。

為什么幣圈拉盤這么容易,因為有莊,狗莊

汪汪 ,汪汪汪

其實大部分的幣盤口都很小,拉起來非常容易,對于從傳統金融行業轉行到幣圈的市值管理團隊,這里沒有漲跌停限制,這里24小時不休市,這里上千萬資金就可以坐莊拉盤割韭菜。

對他們來說,遙望洞庭山水翠,白銀盤里一青螺,這里簡直就是天堂。

小新說:“雖然我沒有進幣圈,只在外面觀察,但是心里癢癢的不行,害怕一旦錯過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至此,經過3個月左右的幣圈大牛市,人性的貪婪徹底擊敗了小新的心理防線。

 

02,智商被本能吊打

雖然觀察了很久才入手,一旦決定進場,就恨不得分秒必爭。

2018年2月28號小新在otcbtc用10萬塊錢,買了1800個eos,單價55人民幣一個,清華北大不如膽子大,贏了會所嫩模,輸了下海干活。

我說你為什么記得那么清楚是2月28號,他說:“因為那是2月的最后一天。”

車轔轔,馬蕭蕭,二月春風似剪刀。

我特意回頭看了一下數據,2018年3月19號,EOS最低跌到27,一出手就被腰斬,小新欲哭無淚。

只好變成鴕鳥,退群,刪交易所,罵罵無恥的狗莊。

小新想不明白,那么多有錢人,為什么莊家就盯著我手里的10萬塊錢不放

“跌到25的時候,你加倉了嗎?”我好奇的問。

小新說:“沒有,當時心里比較害怕,不敢加倉。”下跌的時候,所有人心里都是恐慌的。

在資本市場里面,不管你是海歸博士還是學富五車的大學教授,智商都會被本能吊打,人性骨子里面爆發出來的貪婪和恐慌,你壓不住。

買恐慌賣貪婪,這就是莊家賺錢的方式,無需花拳繡腿。

莊家控的不是盤,控的是人性

 

03,一門七進士,父子三探花

我們雖然長著現代人的頭,卻擁有石器時代的大腦,人很多下意識的反應都是遠古時代留下的本能。

人在投資受損失的時候,會自然而然變成鴕鳥心態,心理學有個專屬名詞叫做損失厭惡,這也是我們在股市也經常聽到的一句話:“我被套住了”。

在小新刪除交易所退群后不久,沒想到2018年上半年居然迎來了一波小牛市,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

eos主網上線配合市場預期帶來了一波牛市,刷刷刷,eos再次漲到50多一個,小新慶幸自己沒有止損出場,現在終于回本了,歐耶耶歐耶耶,小么小二郎,背著書包上學堂,不怕那太陽曬,不怕風雨狂……

人在一個環境中,情緒是非常容易受感染的,小新在喜悅中再次加倉10萬人民幣,買了大約2000個eos。

牛市買啥都漲,一門七進士,父子三探花。

這次,他賭對了。

手握5000個eos,eos一路高歌猛進接近150塊錢一個,此刻變現,小新可以賺大約50萬,

如果按照普通畢業大學生的成長周期來算,排除天上掉餡餅和特殊情況出現,這筆財富需要小新辛苦工作至少3年。

小新說他當時飄起來了,50萬利潤在手,爽,走路都是橫著走的,是的,是我我也飄,彎弓就要射大雕,欲與天公試比高

如果我在大學還未畢業,就手握幾十萬天外橫財,我可以把教學樓都點著,然后在把校長閨女給娶了。

 

04,劍未佩妥,出門已是江湖;酒尚余溫,入口不識乾坤

2018年4月22號,eos飆到了短期高點140人民幣一個,小新沒有變現。因為他的夢想是5倍、10倍、甚至百倍。

可惜此后數月,數字貨幣一路狂跌,不但花飛花落而且花滿天,恐慌如同瘟疫一樣肆虐。

小新在此次狂跌中,想盡一切辦法挽回損失,不斷的變倉,5毛的iost ,2塊的ada,30塊的ae,400的小蟻,在一個整體俯沖向下趨勢的市場中,任何的掙扎都是徒勞,就像陷入了沼澤,越掙扎,越折騰,就陷得越深。

400的小蟻,2017年初的時候才1塊錢一個,獲利盤拋壓太大太大。就這樣,在不段的變倉過程中,小新加入了各種各樣的微信群小密圈,關注了市面上所有的媒體,感覺自己學習欲望從來沒有這么強。

炒幣,苦啊。

炒幣最基礎的得會上墻,還要懂英語,懂政治懂經濟懂金融,懂項目運營懂技術跟蹤,還得會看GitHub代碼。毒辣的眼光要避開空氣幣,垃圾幣,傳銷幣,圈錢幣,避開垃圾代投,騙子,還要心理素質好。

這么高的門檻,大部分炒幣人在市場完全是懵逼狀態,劍未佩妥,出門已是江湖,酒尚余溫,入口不識乾坤啊。

關鍵是這些都懂了,也玩不好幣圈,因為幣圈是神經病,還在純炒作的階段。拉盤根本不需要理由,就憑莊家高興。他娘的,也許就是因為莊家今天吃了一個雙黃的雞蛋,喝了一杯過期的酸奶。

小新嘆口氣說:“憑運氣賺的錢,憑本事全賠進去了。”

小新自嘲的玩笑話,從側面反應了這個市場的無序,他不無感慨的說,如果不瞎炒,胡亂去換倉,到現在也不會虧損那么多。

段子橫飛的幣圈,相信只有炒過幣的人才懂,那些談笑風生背后的徹夜難眠!

 

05,醉笑刀劍捻紅塵,恩仇弒命不由身

很多人好奇,一個還未畢業的大學生,哪來的那么多錢?

用我同事開玩笑的話說,小新“家里有礦”,其實我和小新聊過,小新不算富二代,家里是普普通通的中產階層。

小新的錢,大部分來自于P2P理財,他是思維比較活躍的人,對金錢充滿了渴望,容易接受新鮮事物,在大學通過P2P理財賺了一些錢,家里的可支配的資產在小新的建議下,大部分投入P2P理財。

今年P2P爆雷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炒幣對于小新來說,損失的只是皮毛,他們家在P2P里的虧損才是真正的傷筋動骨。因為他老爸押上了家里的大部分現金在P2P里,幾百萬。

8月份,P2P平臺連鎖倒閉,小新參與的深圳某平臺也難逃一劫。8月1號,小新特意飛到深圳去維權,當天同去的投資者,大家說好,此去泉臺招舊部,旌旗十萬斬閻羅,直接去堵平臺的總部。

可事與愿違,權力部門在極力維穩,過程不細表,大家血本無歸,多少年的血汗錢都搭進去了。

眾人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

以前的小新一路順風順水,沒有經歷大的挫折,今年炒幣P2P的雙重打擊,加上母親生病在北京住院,小新一度抑郁,平時在電梯口抽悶煙,一根接一根。

小新給我描繪了一個給北京醫生送錢的場景,醫生張口就要錢,明晃晃,護士長多少,主刀醫生多少,毫不掩飾。

小新第二天口袋里揣著幾萬塊錢到醫生辦公室,說:“醫生,我來了”

醫生抬頭,哦了一聲,打開側面的一個衣物柜,示意小新把錢放進去。小新會意,從口袋里面把錢掏出來,放進衣物柜。衣物柜上面有一排大字:“禁止醫務人員收受紅包”,小新覺得額外刺眼。

令他反感的,遠不是世界的丑惡,而是世界所帶的漂亮面具

小新媽媽手術很成功,現在已經出院,短暫的幾個月,經歷了這么多事,小新不無感嘆:“這TM啥世道啊?一個比一個黑。”

社會不比象牙塔,真槍實彈,溝溝坎坎 ,醉笑刀劍捻紅塵,恩仇弒命不由身。

人生不破不立,小新頹廢了一段時間后,又重新站了起來,一個大男孩正逐步成熟起來。人生百態終究有惡魔,但是大部分善良的價值觀才是社會的主旋律。

小新,經過這次挫折,希望你不要丟掉善良的價值觀,善良有時會被踐踏,但是善良如同冬日的陽光,越過山川,越過大河,越過高樓和大廈,越過人心覬覦和隔閡,你要知道,這是世界最強的力量。

 

06,挖石油的大亨也炒幣

小新和我說,他爸也炒幣,我頓時來了興趣。

我說:“你爸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說:“我爸在大慶挖石油”。

我驚呼:“原來你家真的有礦”,小新滿臉無奈,說他爸只是大慶一個私企的員工而已,兩年都沒發工資了。

小新的爸爸今年47歲,在大慶一個私企干了20幾年,大半輩子都貢獻給了公司,企業效益好的時候,一年可以賺18億,這2年效益不好,工資都發不出。

我接著好奇的問:“石油都是怎么開采的?”

小新說:“挖井,挖一口井大約要200-300萬人民幣,深的井要3000萬左右,很多大慶人挖不起,于是就延伸了第二產業,叫偷油。”

我沒見過偷油的場景,腦海里能描繪的場面就是騎個摩托車,座位后面2個大水桶,偷了兩桶油,騎上摩托車就跑。

我心理好奇,我說:“你爸是挖石油的大亨,和炒幣完全不搭界,怎么會突然開始炒幣?”

小新笑嘻嘻的說:“有天晚上,我給老爸打電話說炒幣賺錢了。他問這玩意靠譜么?我說還行,還會漲。在我的慫恿之下,他也梭哈買進幾十萬。”

小新接著說:“我爸很潮的,他和我大爺一起炒。”他們炒幣有意思,不看消息,關鍵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看消息,就拿著手機憑自己感覺,感覺這個幣跌了5個點,明天肯定能漲回來,就買進去。

其實,說來可笑,這個市場不看消息瞎炒,賺的還多一點。

幣圈現在還在荒蕪階段,監管缺乏,很多人恣意妄為,沒有一點約束。真心的希望監管配套能盡快跟上,引導這個行業往好的方向發展。

號稱幾百萬的中國炒幣大軍,其實沒有那么多,活躍人數能有幾十萬就不錯了。雖然炒幣人數占總人口的基數不大,但是已經覆蓋了各種人群,用炒幣的人話說,這個市場天生就有魔力。

春來南國花如繡,雨過西湖水似油,這里能把人的魂給勾住。

我截取了2012年到2015年百度比特幣的搜索指數,均值10399,在2013年的比特幣高點8000的時候,搜索達到了高峰。今天,2018年,比特幣最近半年的搜索指數變成了32651,越來越多的人在關注并且參與這個市場,指數的攀升就是需求的暴增。

小新一家是普普通通的中產家庭,是炒幣大軍的一個縮影。正是這浩浩蕩蕩的幾十萬炒幣大軍讓百度指數不斷攀升,演藝了一個又一個驚奇的故事。

 

07,我退掉了200個幣圈微信群

小新雖然虧損了10幾萬,但是受炒幣的影響,了解到區塊鏈,畢業后第一想法就是去區塊鏈公司,像小新這樣區塊鏈未來的主力軍,正在迅速擴大這個行業。

同期畢業的女朋友簽約了上海模特公司,馬上9月份出國,去米蘭深造。兩人即將相隔一方,一個去了陌生的國度,一個去了未知的行業。

我不知道未來小新結婚的時候,丈母娘會不會要比特幣作為聘禮,哈哈,一切皆有可能,不要房子不要車,只要比特幣,就像幾年前,你看不到今天移動互聯網肆虐一樣。

對于炒幣虧錢,我沒有辦法安慰小新,我覺得我說的任何語言都會顯得寡淡無味,其實真實的幣圈大家都了解,大家都是在賭博而已。

只要幣圈不完蛋,因為你沒有死心,我沒有死心,大家都沒有死心,要是TM的都死心了,誰還看我這篇文章。

文:王團長區塊鏈

跟了我三年的老朋友IPhone 6S犧牲了,罪魁禍首就是幣圈微信群。初入幣圈之時,苦于無處攝取相關知識,輾轉加入了一個場外交易微信群,嗚嗚泱泱400多人每天都在說:“xx出以太,打包便宜”。“xx收以太,散的也來”。

作為小白的我默默觀望了有一陣子才敢吱聲說話,見哪個都像大佬。在群里看著說話稍微專業點的直接就想加為好友做朋友,希望老司機能帶帶我。

這或許就成了“殺死”我的老朋友的開端。

來源:愛賺網(微信號/QQ號:),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

支付寶首頁搜索“ 8541763 ”每天領紅包

寶石星球掛機賺 趣閑賺懸賞賺錢 趣多幫任務賺

  • 評論:(0)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