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城故事 > 正文內容

在緬甸尋找奧威爾

2016-06-26 | 分類:小城故事 | 評論:0人 | 瀏覽:989次

高傭聯盟優惠券 牛幫懸賞賺錢 應用試客蘋果賺

要找一部關于不發達國家的旅行文學作品非常困難,比如朝鮮,我看過一本Barbara Demick的Nothing To Envy(臺灣譯名“我們最幸?!?,但這本書稱不上旅行文學作品,作者壓根沒去過朝鮮,身為美國人她無法入境,只是通過采訪逃到韓國的朝鮮人寫成了那本書。

艾瑪·拉爾金(Emma Larkin)的Finding George Orwell In Burma(在緬甸尋找奧威爾)是一部優秀的旅行文學作品,作家奧威爾曾經在時為英國殖民地的緬甸任職帝國警察,后來辭職,寫了《緬甸歲月》、《動物莊園》、《1984》等小說和大量隨筆,他的寫作風格簡潔有力,至今仍在被寫作者們學習。

一位女記者追尋奧威爾在緬甸的蹤跡,于2005年寫成了這本書。書中的所有人物都采用化名,即使是艾瑪·拉爾金也是筆名。這是為了保護書中的受訪者們。緬甸社會處于軍政府控制下四十余年,記者無法入境,國民不能與外國人接觸,特務和情報員遍布四處,因言獲罪對于緬甸人來說極為普通,在緬甸大街上隨便拉住一個人,要么他坐過監獄,要么他的親友曾受牢獄之災。

1988年8月8日8點8分,緬甸爆發了一場爭取民主的大規模群眾運動,這一事件的導火索是該國一年前進行的幣制改革。獨裁者奈溫覺得9非常吉利,于是決定廢除舊幣,改為發行面值為45元和90元的新幣,因為它們都能被9整除。許多人的積蓄頃刻間化為烏有,最終引發了一年后的“8888民主運動”。

這時,緬甸國父昂山將軍的女兒昂山素季正好從牛津大學回到家中照顧體弱的母親,她也參與了這次運動,并對民眾作演講。不過等待民主運動的是軍政府的鎮壓,至少3000人被殺,昂山素季從此過上監禁和軟禁的生活。

軍政府竭盡全力消除人們的記憶,先是將執政機構的名字改為“緬甸聯邦恢復法律和秩序委員會”,后來把國名由Burma改成了Myanmar,相應地,國內的城市名也大都隨之改變。昂山一夜之間由國父變成敏感人物。

軍政府派秘密警察控制整個社會,人們彼此之間完全無法信任,因為無法確定誰會成為告密者。在專制制度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脆弱無比。

奧威爾的作品只有《緬甸歲月》在緬甸沒有被禁,緬甸軍政府當它是反殖民的作品,就像所有的專制政權一樣,緬甸政府同樣熱愛民族主義。但奧威爾在緬甸仍有少數讀者,當艾瑪·拉爾金緩慢拼出奧威爾的名字時,一個讀過他作品的緬甸人說:“知道,那個先知!”

讀過奧威爾的緬甸人認為他不止寫了一本關于緬甸的書,而是寫了由《緬甸歲月》、《動物莊園》和《一九八四》構成的三部曲?!对诰挼閷ふ見W威爾》的作者因為寫書的緣故,時時需要參閱《一九八四》,她感嘆,早早死去的奧威爾竟能如此精確描繪緬甸今日情景。其實不僅僅是緬甸,或許自由的社會有各自的自由,專制的社會都是一樣專制。通往奴役的道路差別不大,我在閱讀本書的時候也在感嘆作者所寫與中國社會的相似程度。

比如說,緬甸官辦的英文報紙《緬甸新光》典型的頭版頭條是這樣的:

國家和平發展委員會一號秘書長丹瑞將軍在仰光和平發展委員會主席某某的陪同下,前往某地,隨行的還有部長、副部長……他們受到軍區某主席的熱烈歡迎……
專制國家不僅黨報行文風格相似,就連笑話也是相似的,比如曾經有一個笑話:

一對北朝鮮的老夫妻在河邊挖野菜,老頭突然看到一條大鯉魚被水草纏住,高興跳下河去把魚捉住,對老太太說:”行了,今天晚上我們可以大吃一頓了,回去把魚炸熟了。”老太太:沒油。老頭;那就用水煮。老太太:沒有鍋。老頭有點不耐煩了:那就直接用火烤。老太太:沒有柴。老頭垂頭喪氣的只好把魚又扔到河里,只見大鯉魚一個打挺越出水面,振鰭高呼:金正日萬歲!
在緬甸版本里,金正日被替換成了把緬甸搞得民不聊生的獨裁者奈溫將軍。不過,我還是在這本書里面找到一個笑話,之前沒聽過,這個笑話這么說:

一個緬甸人到千里之外的鄰國去看牙,鄰國的牙醫非常驚訝,他很關切地問:
“難道你們國家沒有牙醫嗎?”
“有,我們當然有牙醫?!本挼槿苏f,“可問題在于,我們國家不允許開口呀!”

來源:愛賺網(微信號/QQ號:Q群:942859435),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

  • 評論:(0)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