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城故事 > 正文內容

姐兒頭上戴著杜鵑花

2016-06-26 | 分類:小城故事 | 評論:0人 | 瀏覽:977次

高傭聯盟優惠券 牛幫懸賞賺錢 應用試客蘋果賺

春天的感覺甚好,外面陽光燦爛,碧空如洗。這是北京的春天,2015年的春天。我坐在寂寞的辦公室里聽著趙鵬的那首船歌,姐兒頭上戴著杜鵑花,想起了我的家,皖南的江邊,杜鵑花開滿山坡,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似乎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家鄉春天的模樣了。在穹頂之下的瘋狂討論之中,關于霧霾,關于制度,關于反腐,充斥了互聯網,無數公民和非公民們群情激憤,慷慨而歌。窗外春暖花開,我看不見霧霾,天公作美,不忍辜負這時節。我想我的辦公室要是有落地窗就好了,那樣可以沐浴陽光,最好在最高層的CBD上,那樣在陽光下可以一覽無余這個城市的景色,想象眾生百態。然而這些只是臆想,我人生的軌跡大概不會有這么樣的場景出現了,然而即使哪天真變成現實了,我還是極度懷戀我在那個江邊小鎮上的生活,那個時候我似乎什么也沒有,然而又似乎富有的賽過皇帝,藍天白云,青山綠水,還有漫山的杜鵑花,以及未來無限的可能和美好。

我記憶里的女孩子,春天的時候去山上摘大捧的杜鵑花,陽光下艷麗的紅印在臉龐上,賽過胭脂。那時候約摸十來歲,沒坐過火車,最遠去的是鄰近的縣城。我們是山里的孩子,山邊靠著長江,山水皆宜人。江邊是大片的油菜地,春風吹過,金黃色的菜花香引來嗡嗡的蜂群,我總喜歡躺在江岸邊上的石頭上,看過往的船只,夢想哪一天隨著他們漂洋過海,見識更大的世界。

誰的船歌唱得聲悠悠。。。我忽然發現提筆寫些什么的時候,記憶總是讓我不忍過于清晰,那種懷舊本不是這個年紀該有的狀態??v然是滄海桑田,但對于還算年輕的我來說,一切該是新的,未來的,上進的。

趙鵬的低音醇厚悠長,我循環了一下午的這首船歌,我滿心的歡喜準備寫點文字,姐兒頭上戴著杜鵑花,那是我最初的夢想,到最后只是夢了,我已經想不起更多的細節了,然而只是杜鵑花開的時候,我為何總記得,有那么個人。

所有對過去的追憶,大抵源于兩種情懷。一是秋風蕭瑟起,落葉滿長安的時候,是曰秋悲。另一個則是陌上花開,芳草萋萋的時候,是曰春恨。

春恨秋悲皆自惹,不如讀書飲酒。

來源:愛賺網(微信號/QQ號:Q群:942859435),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

  • 評論:(0)

站內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