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城故事 > 正文內容

美的歷史之旅

2016-08-08 | 分類:小城故事 | 評論:0人 | 瀏覽:917次

高傭聯盟優惠券 牛幫懸賞賺錢 應用試客蘋果賺

之所以選擇《美的歷史》這樣一本書,大概是因為劉老師為我們推薦美學書單在提及美的歷史的時候說到,這本書并未對美進行界定,而是就同如果讓?;蛘唏R進行藝術創作,那么結果也大抵是牛頭馬面的道理一樣。美沒有界定、并非絕對和顛撲不破。這樣的一種美學解釋觸動了我,所以將她加入了我的職通車閱讀組的書單。

坦白來說,選擇這本書對我來說很有挑戰。我在美學上的認知確實僅僅是入門級,而這里卻選擇了這樣一本美學經典,心里還是有隱隱的擔憂。但是轉念一想,伴隨著這樣一本經典步入美學的殿堂,又何其榮幸呢?

初程

開卷伊始,我懷著對Umberto Eco,這樣一位百科全書般存在的人物的深深崇敬,踏上了我的美學之旅。我驚喜的發現,譯者的翻譯本身就充滿了古典美。讀這樣一本書,沒有晦澀的說教,更像是傾聽娓娓道來的關于美的故事。

從古希臘通往中世紀

古希臘的審美理想

古希臘人審美理想是從《伊利亞特》中的海倫之美展開的。希臘杰作的主要特征是高貴的單純和靜穆的偉大。

當然,物體之美不僅僅是一種感官的愉悅(尤其視覺和聽覺),表現物體之美的因素不只是感官感覺的層面,另外一些特質主要需有“心”眼而非肉眼去感受。

薩福曾說過,你愛的就是美的。

我想上面這樣一個簡潔的句子大概和中國的“情人眼里出西施”這句古話不謀而合。捫心自問,有多少時候,我們因為愛而蒙蔽雙眼,我們因為愛而陷入了對美的臆想,沉淪在我們固執的美的認知中。

美麗者站在我們眼前的時候是美麗的,美而善者則眼前好,永遠好。
哲學家眼中的美有不同的定義。蘇格拉底對于美的理解是理想美、精神美、有用或功能的美。柏拉圖所描述的美是細節之間的和諧與比例,是光輝壯麗。哲學家眼中的美似乎不僅僅停留在表象,而更多的是對內在光輝的探求。

神話色彩下的美

阿波羅與戴奧尼索斯,為美賦予了神話的色彩。

阿波羅代表著的,是至美即至公,遵守界限,毋驕傲和毋過度。上述四條規則所代表的世界觀,正是認為秩序和和諧使混沌有所分限。阿波羅是這個觀念的守護神。

而戴奧尼索斯是不受羈絆、破壞一切規則的混沌之神。

“秩序與節制”,是一種美,即阿波羅式的美(靜穆的和諧)誠然不假。但兩個相反的神并存也有其道理。戴奧尼索斯之美超越表象,是一種歡喜而危險的美,為理性之反。這擾亂和諧的美久受古典世界和諧之美壓抑,一直隱而未彰,卻是當代人的一個幽秘又重要的美源。

和諧與比例的美

萬物因秩序而存在。美也是一種和諧與比例。

蘇格拉底以前的古希臘哲學-將世界定義為一個有秩序的整體,他們將世界想成一個形式。而畢達哥拉斯首倡萬物源于數字。數學定律即是存在的條件,也是美的條件。

這其實很有道理,美是一種比例與和諧。數字和音樂就是這樣一種和諧。而建筑的比例,也從希臘神神廟的柱子之間可見。在建筑實踐上,比例原則也以象征與神秘形式出現,比如哥特藝術喜用五角形。除此之外,人體之美,宇宙與自然之美,皆印證了赫拉克利特的說法,即和諧不是沒有對立,而是對立物之間的平衡。

宇宙與自然之美,也遵循著同樣的道理。根據畢達哥拉斯傳統,主宰靈魂與肉體的法則與主宰音樂者相同。宇宙是某個連貫的統一,由萬物彼此協同構成。這也許就是宇宙之美。

事物產生有其目的,事物必須適合其目的。美與事物之間相輔相成。就像在那個時代水晶錘在一定意義上是不美的。柏拉圖說,藝術是對自然的不完美模仿,自然本身就是對理想世界的不完美模仿。

光與色的中世紀

終于從充滿哲學意味的美中抽離,中世紀的光與色讀來稍顯輕松。

中世紀藝術以運用原色見長,色區明確,諸色錯落。

美需要三件事:比例、完整和清明,即明與亮。

為什么中世紀格外注重光和色呢?首先,在宗教中,神是光;其次,光是財富與貧窮的區分,這體現在中世界不同階層的穿著顏色上,而那個時代的裝飾也處處體現著光和色。同樣,詩與神秘主義中也充滿了色彩,色彩具有特別的象征意義。比如紅色可以象征勇氣與高貴,也可以代表劊子手妓女。同樣的,黃色可以象征賤民或亡命之徒,也可以代表金子。

這里讓我聯想到了很有意思的一件事。中世紀紫色的染料很難制造,所以紫色就成為了富貴的代表。這也是為什么中世紀體現富貴的畫作往往使用紫色。而據中國的史料記載,齊王好紫衣,這導致齊國紫色的布料經常賣斷貨。我想齊王對紫色的這份癖好也在某種程度上是光和色的一個體現吧。

怪物之美

怪物之美有些意思。

希臘神話富于荒怪之物,以美刻畫怪物,藝術中也會表現丑和痛苦。

普遍象征系統如何處理丑呢?存在也是神圣的。也可以將“丑”視為美的一個條件,就同陰影的貢獻是使光更明亮,丑怪有助秩序平衡。自中世紀至近代,對怪物的態度有了改變。怪物失去象征,變成了自然界令人好奇之物。引發了自然主義式的探索。

女性之美

女性之美更是一個永恒的主題。中世紀表達女性之美非常隱晦,因為哲學家等等都是教會中人。教條之中多是溫順,道德極嚴。但是一些田園詩歌,則情欲直露。從中世紀的淑女和吟游詩人,淑女與騎士的故事也讓我想到了《詩經》中那首《蒹葭》。

從15世紀走到18世紀

追隨著美的歷史的腳步,我今天從15世紀走到了18世紀。伴隨著這三百年來不論是畫作抑或是文字的藝術,感到這三百年的路并不好走,但途經的風景卻足夠美。

從優雅到不安的美,從文藝復興時期注重部分之間的比例,到出現離心力得到一種不安的,模糊的美。后來我們將它們區分為古典主義,風格主義,巴洛克,洛可可之類的學術范疇。

風格主義

認為古典美空洞、沒有靈魂,所以以一種精神性反其道而行,走上幻想之路。風格主義表現出欲蓋禰彰的靈魂之憂傷。

知識危機是指哥白尼革命和后物理學與天文學的發展為人文主義帶來的“自戀創傷”。從風格主義到巴洛克的轉移,不是畫派之變,而是生命戲劇化的一種表現,與之密切相連的,是一種追尋,追尋以新方式表現美。

巴洛克

心態特征是精確的想象與驚奇的效果結合。巴洛克之美超越善惡,模型借丑傳美,以偽表真,通過死亡呈現生命?!八劳觥笔前吐蹇诵睦砟钅畛35闹黝}。

新古典主義

相較于文藝復興和17世紀,18世紀的美學具有強烈的革新意義。新古典主義打著更嚴格的自然主義的名號。最典型的事18世紀英國建筑清醒與良好的品味,斷然摒棄巴洛克的國度放肆。

洛可可

被視為與可恨、腐敗的專制相連。
這里特別想要附加的一個畫作,是一個經常被用在不同的名著封面,被指為不同名人的肖像畫作,以后不要被欺騙了,它其實是:

從18世紀到19世紀

18世紀,人們的審美觀在轉變,流行用語從新古典主義的“比例”,“和諧”等等變為了“天才”,“品味”,“情懷”等。這里看出新的審美觀的誕生。

品味判斷的主觀性,與被認為美的事物的一些客觀特征之間尋求調和。
這里主要講的是哲學界的崇高論。

崇高是藝術的效果(而非自然現象),其實現取決于某些規則之匯合,其目的則在快感。 -朗吉努斯
18世紀中下期,是哥特式建筑興盛之際。這里與新古典主義倡導的“比例”美學有很大出入,充滿對不規則、無定形的愛好。這里也是對美認知的歷史轉變.

對美的認知與討論總是充滿了哲學家深邃的思考。而崇高與美的討論也吸引了包括柏克、康德在內的哲學家。而正是這些討論與認知提供了浪漫主義感性的養分。

浪漫主義其實更是一種態度與情愫。在這里,美不再是一種形式,美麗變得沒有形式而混亂。浪漫主義是對哀郁、非理性、變幻莫測的一種向往。這里并不描寫自然美,而是直接體驗之,躍入其中感受之。

面對工業世界的壓迫,19世紀的藝術家對新的機器只強調新材料的功能頗為不滿。在他們的藝術理想受到威脅之時,它們決定“與眾不同”。所以,一個地道的美學宗教由此形成。

在“為藝術而藝術”的精神之下,美成為一種要不計代價實現的價值。

終于走入20世紀的美

美的觀念不只隨歷史而變。同一時代,甚至一國之內,可能多種審美理想并存。這是這段旅程的最后一個里程碑。

在資產階級時代到來之際,出現了“維多利亞式”的理想。即講究實用,簡化生命與經驗,非對即錯,非美即丑,不許耽溺無用的混合特征或多義曖昧。在維多利亞美學中,起自實用功能,進入美的領域,物品會變成貨物,即具有了交換價值。這是一個凌駕一切功用價值的世界,這個時候美麗事物的審美樂趣變成商業價值的體現。

這個時候,認為提倡通過科學、貿易、工業的力量來取代勢窮力竭的道德和宗教價值。

雖然仍有一些人對玻璃和鋼鐵構造的美頗為不滿,企圖追逐倒推性的烏托邦式的美,想要返回自然之美,拒絕這種機器文明中新的美。歌頌工匠之美,鼓吹重返手工,反對工業對自然的一切污染的直接成果是“新藝術”。新藝術從“草根”興起并成型。

提到20世紀的藝術,藝術和一個社會的發展水平和背景有著很大的關系。而一個商業化的時代,凡物皆為商品,世界受交換價值支配。任何延伸并擴大人體可能性的人為構造,都是機器。

對機器的審美認知也是伴隨這歷史而演進的。但機器成為審美對象的過程并非盡屬直線前進。從古代希臘人提到的神奇的自動裝置,到18與19世紀的“工業”之美。20世紀,時代成熟,工業之美全盛。

米開朗基羅說他的雕刻作品現成于大理石塊之內,藝術家之事,不過削除多余之石,露出材料中含藏之形。
有哲學家說,真正的藝術創造是“直覺/表現”,而這一刻已經在創造精神內部完成,技術上的表現,純屬外在附帶,于作品之完足與確定無所增益。當代美學對此表示反動。如果藝術只發生與精神深處,與具體物質毫無關系,那么就只是一個蒼白的影子。20世紀的藝術家,物質不再是作品的載體,也是作品的目的。

現在的藝術告訴我們即使是在我們生活中看起來最底下的物品換一個意識層面,它都會有美學意義。抽象藝術反對遷就自然和日常生活,走純粹形式之路。

20世紀以及以后,是一個全然的異同寬容,徹底的混合主義,絕對而莫之可遏的美的多神教。
回想起來,也許只有這一段美的旅程才是我們當下有直接感受的部分。前面走過的路,大多現在只能在博物館或者課本畫冊來重溫,但20世紀的美我們當下還有直接的感受。這是一個兼容并包的時代,這是一個多元化的時代,我們對美的接納和認知不在僅僅停留在教條的條條框框之中,我們已經邁出了很大的一步。

回首

回首走過的這段《美的歷史》之旅,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可以走過這樣的一段路。點點滴滴,都是對自己交出的一份答卷。

回想起來,這段旅程上有太多美的收獲與感悟。在目不暇接的美之中,我也許對生澀的哲學內涵不求甚解,我也許還對藝術的審視懷著小小的懷疑,但這段旅程帶給我的依然讓我滿意。這段旅程是對我的美學認知的啟蒙,盼我的繼續探索。

 

來源:愛賺網(微信號/QQ號:Q群:942859435),轉載請注明出處,謝謝!
上一篇: 下一篇:

  • 評論:(0)

站內搜索